巢湖第一中学
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
【发布人:】 【发布部门:管理员】 【发布时间:2010-12-23】 【点击率:2824】

  不知你有没有注意到:在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你看来默默无闻、毫不出众的小人物,突然有一天一鸣惊人,取得了事业上的辉煌与人生的成功。这是为什么呢?原来,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。这是一条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。
  还记得那深受宫刑之辱的司马迁,在被囚于大牢之时,坚守着寂寞,写出流芳百世的《史记》;那“苟全性命于乱世,不求闻达于诸侯”的诸葛孔明,隐居于山林之中。不鸣则已,一鸣动九霄。不出则已,一世比天高;还有那多次参加科举考试却屡屡失意的蒲松龄,于寂寞里聊斋闲话,才有了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,刺贪刺虐入木三分”的《聊斋志异》;更不用说依靠几盏淡酒、粗茶淡饭甚至穷困潦倒的天才作家曹雪芹,创作出不朽的杰作《红楼梦》……
  古来圣贤皆寂寞。而这销魂的寂寞已为他们日后的成功作了铺垫。在文革时,钱钟书先生与其夫人杨绛问他:“在这里可以生活吗?”他却答:“有书吗?”在此期间,钱钟书只能读马列著作,他却读得如痴如醉。他是寂寞的,却甘于寂寞。正如早些年进入清华大学时他就立下志句:“横扫清华大学图书馆。”他做到了:他常从图书馆抱回一堆又一堆书籍;在某些冷僻书的借书单上往往只有一人的名字;他研读了包括《周易》在内的数十种中国古典名作,从而写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学术著作《管锥编》。至今,能看懂的人寥寥无几。即使是从头到尾读完的人也是屈指可数。因为这本书的思想深度之深、牵涉知识之广望洋兴叹。钱钟书先生多寂寞啊!可他又是多么成功,多么辉煌!
  不久前相继去世了两位学术界的巨匠:季羡林先生和任继愈先生。也许大多数人对后者并不了解,因为任老的一生都是寂寞的:埋头研究学术,不参与世俗名利之争。但是任老其实毫不逊色于季老。有人做比较得到了这样的结论:两位老先生都是寂寞的。只不过季老寂寞在热闹里,任老寂寞在寂寞里罢了。
  为什么成功之多寂寞呢?八个字即可解释得一清二楚:“曲高和寡吞噬,永不丧失信心与意志有关。他们善于守寂寞,并从寂寞里获得快乐,正如梵高知道自己的作品很多年后才会被人理解。其实这样的人还有很多很多。有一个朋友不爱讲话,沉浸于学习中、寂寞中。我想,到高考之时,寂寞的她一定会成功。因为寂寞是成功的必经境界!
  最后,引一首黄巢的《题菊花》来激励那些寂寞中的人们:
 “待到秋来九月八,我花开后百花杀。冲天香阵透长安,满城尽带黄金甲。”

指导教师:汪为红 
高三(1)班 袁明媚
摘自第21期校刊《湖韵》(2010年度)

上一篇: 快乐地漫步
下一篇: 留痕